第一章(1 / 3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大学生浮沉记强烈推荐:

临近中午时分,笼罩在黑山坳周围乳白色蒸气样的东西还没有退去。不知哪儿来的这么多缥缈半透明的白纱!就像一笼巨เ大的白帐຀子,把黑山坳、把大塘沟给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。黑山坳地带一年四季多雾,这是人们司空见惯的了,可眼下正是秋高气爽,像这么大的雾,还是头一回。

秋后的山村并没有什么เ农活,一大早,赵天伦背着双手沿着黑山坳下的燕子河堤不紧不慢地晃悠着,这似乎成了他的习๤惯,只要天气晴朗,他总是一个ฐ人天一亮就来到河边,像城里人一样晨练。看上去他是那样悠闲自得,连眉毛胡子上挂满了晶莹的水珠也浑然不觉。

只有五十五岁的赵天伦,额头已爬满皱纹,头发花白,面颊凹陷,眉却浓而黑,目光深远,双唇总是紧闭,嘴๨角微微下垂,狭长的面部轮廓分明,这使他看上去表情严厉而且刚毅,过早ຉ的衰老并没有掩盖他的矍铄ຄ与清癯,瘦高个子显得挺拔而健壮,宽宽的肩膀,有一种不同于庄稼人的特殊气质。这会子谁也不知道他又在想些什么。

如今的村子很是冷清,像赵天伦这样年纪、这样身体的男人,至今还坚守在农村这块黄土地的农民已๐很少见了,但赵天伦却始终守住这块根据地。可他的心里有他的信念,有他的乐趣,他离不开生养他的这块土地。这份眷念,始终难以割舍。

就在赵天伦刚要进自家院门时,头顶上方枣树枝里传来几声乌鸦的鸣叫。赵天伦的心一沉,眉宇拧成一个疙瘩。在黑山坳地区,谁不知道乌鸦当头叫,预ไ示着不祥๷之兆!

赵天伦闷闷不乐地在家门口停住了脚步,心脏怦怦跳个ฐ不停,他不希望把这个晦气带进家门,抬头向天空看了看,又回头向门前๩的水塘走去。也许他是想把这个ฐ晦气抛到水塘里去。老伴在院子里瞥见他,叫他吃饭,偏偏这时右眼皮又跳个不停,他更加不安起来了。

赵天伦只好进了院子,大步跨进灶房,刚端起碗,筷子还没插进饭里,门外突然传来沙哑的叫声:“老赵,赵天伦…”

这声音听起来虽然并不陌生,此时却如一声惊雷,赵天伦捏着筷子的左手微微颤抖了几下,突然僵在那里一动不动,紧ู闭的嘴唇嗫嚅了两下。老伴孟玉花正在锅上盛菜的手也停了下来,不知道是这声音太特别,还是这声音有什么不同寻常的力量,碗里的菜汤洒出来了,她也没有感觉到。

两ä口子都听出来了,那喊声是洪有富的。洪有富是村支书๰,又办了几个工厂,平日຅既忙着村里的那ว些大事,又忙着工厂里生产、销售,哪有工夫到เ他这样一个ฐ普通农民家来呢?除非有什么เ大事!什么计划ฐ生育超生、发生大的邻๑里纠纷,可他赵家什么เ事也没有啊!儿子赵兴华正在读大学,女儿又嫁到เ外村,一切如常,可这明明是支书的声音。

不容思忖,洪支书那门板似的宽身材已๐经出现在院子里,身边还有一个从未见过面的陌生青年。赵天伦急忙放下碗,从厨房里迎出来。洪有富的脸上并没有往日威严的表情,而是满脸຀的无奈。

“支书,您…”赵天伦下垂的嘴角微微地有些上扬。

洪有富一把拉住赵天伦的胳膊,压低声音说:“老赵啊…走,进屋说话…”随后又指了指身边的青年说:“这位是乡上的邵同志!”

乡上的邵同志!赵天伦愣愣地站在那ว里动不了腿,乡上的干部来干什么?他这辈子只和黄土地打交道,虽然赶集时也望一眼乡政府的大门,可在他的眼里,那简直就是天堂,他这辈子是不可能知道里面是什么เ样子的。乡๥里的干部那还了得,那些干部是三头六臂,还是什么เ样子,他没想过。怎么今天乡里的干部ຖ会到เ他家来,这个老实本分的农民似乎有些不相信眼前的现实。他仔细打量起这个年轻人,小伙子中等个ฐ儿,板刷็头,眼睛里满是焦急,面色红彤彤的,白色衬衣外面罩着一件灰黑色的马甲,桂圆黄的夹克搭在臂弯里。赵天伦觉得这个ฐ人也没有什么เ特别的地方,和自己的儿子赵兴华没有什么两样,或者说他的长相还不如自己的儿子。

赵天伦不知道邵ๅ同志是什么官,此时此刻,他想到自己的儿子赵兴华。眼前这个邵同志和儿子年龄差ๆ不多大。但他坚信自己的儿子将来一定是个了不起的人物。

正当赵天伦的思想走神时,洪有富突然拉着他一边往堂屋走去,一边说:“走,进屋!”

洪支书的态度不仅和蔼,而且十分恳切,这更加让赵天伦受宠若惊了。

洪有富是赵天伦见过的最大的官,他当了二十多年的村支书,是黑山坳四乡八邻๑赫赫有名的大人物。洪支书上一次来他家,是三年前儿子赵兴华考上大学时,按照当地的风俗,村民家里凡是遇上婚丧ç嫁娶之类的大事,都要摆上几桌,村干部是必请的。

赵天伦并不是那种不懂事理的农民,可在乡村两个干部ຖ不期而至的情况下,他还是显得有几分激动,居然自己先一脚跨进了堂屋的门,随后洪书记却谦让着推着邵ๅ同志先进了屋。

室内的简陋是显而易见的,一张油漆早已剥落的方桌摆在正中间,四条桌腿看上去似乎还有点不那ว么稳当。两条长凳子横放在方แ桌下面,像要倒了似的。

赵天伦意识到了自己刚才的失礼ึ,自觉几分尴尬地朝洪书记笑了笑,赶紧从方แ桌下面拽出一条凳子。

洪支书摆摆手,声调急促地说:“老赵,今天邵同志来…”洪有富停住了,目光先在赵天伦身上停留了片刻,随即又转到เ邵同志身上:“兴华在学校里…犯了事…被…”

一贯老实吧交的农民赵天伦真的还没有经历过如此大的意外,他似乎还没明白洪支书的意思,只觉得头顶上空一群蚊子嗡嗡乱叫。他看着洪支书,身子晃了一下,可他大脑还算清醒,害怕洪支书和邵同志察觉出什么来,右手迅速抓住了桌子的一角。

“乡上接到เ赵兴华学校的电话,”邵同志接过了洪支书的话茬,急切地说道“电话是打给文教黄助理的,黄助理报告了乡长,乡长派我过来…”

室内的空气陡然间凝固了,赵天伦并不明白到เ底是怎么回事,乡上突然而至的大干部,而且由洪支书陪同到เ来,儿子身上肯定发生了什么大事。

洪支书满脸焦急。其实在刚才邵同志先找到他的那一刻๑,他已๐经再三追问过,赵兴华在学校里到底犯了什么事,然而这个乡政府的通信员邵三喜被洪支书追问得涨๲红了脸说:“我哪里知道,黄助理只是让我来通知你和赵兴华家里,又不是我接的电å话。”

是啊!洪有富一想,邵三喜在乡政府只是一个最小的角色,通信员只是跑跑腿而已,什么样的大事也不会告诉他呀!

虽然洪有富非常想弄清楚赵兴华在学校犯了什么事,这不光是因为他想要给赵兴华的父母一个交代,更重要的是他觉得他们这个大塘沟村前村后那么เ多户人家实在是难得出一个ฐ大学生。前塘村曾经出了个大学生,后来到省交通厅工作,前几年把前塘村通往后山的那ว条道路给铺上了柏油,全村几千口人都有好处的呀。是啊,家乡人出息了,总会给家乡办点实事的呀!赵兴华还有大半年就大学毕业了,怎么会犯了事呢?一个ฐ学生能犯什么事呢?

就在洪支书满腹疑ທ虑时,邵三喜才小声对洪支书说:“听说是打了人,已经被抓了起来!”

“谁被抓了起来?”洪有富问。

“当然是赵兴华啦!”

“肯定?”

邵ๅ三喜点点头又摇了摇头。

赵天伦终于清醒了一些,一下子坐到那ว条长凳子上,不知他用力过猛,还是什么原因,凳子摇晃了两下,歪倒了,赵天伦也跟着跌倒在地。洪有富慌了,急忙伸手去拉赵天伦。就在这时,孟玉花进屋来了,一看老伴倒在地上,不知道出了什么事,大声叫了起来:“啊,老头子,你…怎么了?”连忙伸手去拽老伴。

赵天伦已经站了起来,冲着老伴吼道:“你…哎!我…我…”

人有悲欢离合,月有阴晴圆缺,此事古难全。这几年一直行好运的赵家,如今难道厄运当头了?

自从儿子读书那天起,赵天伦就发誓,无论家里多穷,都要供儿子上学,上高中、大学;上县城、到省城。果然儿子为他争了气。儿子上初ม中、高中,考大学,就像这些年他家责任田里的庄稼那样,年年大丰ถ收。有时他也会把儿子这几年的顺利和自然界的现象联系起来。庄稼丰收,儿子从初中到大学一帆风顺。这对于一辈子面朝黄土背朝天的农民赵天伦来说,是一件惊天动地的大喜事。现在突然传来不明不白的坏消息,儿子犯了事,他简直不敢相信。儿子打死人,被关起来了,而且原因不明。邵同志的话像无头苍蝇一样在赵天伦的大脑中ณ盘旋着,弄得他分不清东西南北了,像挨了一闷棍子!

赵天伦突然想到เ另外一个奇怪的现象,门前๩那棵枣树年年大丰收,村民们都说老赵走运了。赵天伦也觉得奇怪,按理说果树结果是有大年小年的,就是一年丰收一年歉收。而他家的这棵枣树从儿子小学毕业,十年来怎么เ就年年结得那么多又大又红的枣儿!可不知为何今年春天枣树花开了那么多,眼下看着枣树上没几个枣儿,这枣儿都到เ哪里去了呢?赵天伦的心里虽然也犯嘀咕,可并没有和自己家里的什么事情联系起来。想到这里,赵天伦突然间心头猛地一阵打鼓,那棵枣树,啊…难道天有不测风云…

得到เ儿子这个坏消息时,正是吃中午饭的时候,这顿中午饭老两口自然连筷子也没动。

洪支书和邵同志走了,孟玉花就一把鼻涕一把泪的,倒是赵天伦惊恐之后很快冷静下来了,他的头脑里一边转着怎么เ办,一边狠狠地对老伴说:“你…你哭有什么用?儿子犯了什么เ事还没弄清楚,我不信,我的儿子会…”

赵天伦虽然对老伴这样吼着,可他心里却是擂鼓一样,这个没见过世面诚实的农民心里清楚,儿子如果犯了一般的事,学校绝不会把电话打到乡๥里去。他的话虽然对老伴这样说,但是,心里总是像偷了东西似的。

慢慢地,老伴止住了泪水,说:“咱赶快去看看,儿子到底是犯了什么事啊!”“嘿!我儿子…”赵天伦在屋子里慢慢地移动着脚步,脸上的皱纹绷得光溜溜的,突然把右手用力一甩,像在牛屁股上猛抽一鞭子,大声说“我的儿子不是孬种,嗯,看吧!我才不相信呢!”说着就出了门。

“你去哪里?”老伴问。

“你别管,我去弄点钱,明天去看儿子。”赵天伦头也๣没回就出了院子。

秋天的凉风吹进大塘沟,大雾不知何时已退去,天上几片淡淡的浮云,太阳不温不火地照着。赵天伦刚出院门,影子还留แ在院门口,突然传来一声脆生生的叫声:

“赵大爷…”

赵天伦吓了一跳,抬头一看,是个长相漂亮的姑娘๤,再定神一瞧,原来是洪家二姑娘。一时间他忘了洪家二姑娘的名字了,但他知道支书洪有富有两个女儿,大女儿成家后,听说在上海开了一家公司,每次回家都开着黑亮亮的小轿车。二女儿和兴华是同龄人,中ณ学时也是同学,只是当年没考上大学,但是村里人个个都喜欢这个姑娘,不仅人长得漂亮,心眼也好。在这一瞬间赵天伦不明白,洪支书前脚刚走,怎么洪姑娘后脚๐就来了呢?说来也真奇怪,洪有富自打改革开放那年从部队退伍回来之后,正赶上农村的好形势,第二年当上了村支书๰,后来自己้还办了一个饲料厂,赚了不少钱,成了县乡里的头面人物。有人背后说,天下的好事不能全给他支书一个人啊!偏偏生了两个ฐ女儿。那年头国家政策虽然还可以生二胎,可洪支书๰已经有两千金了,老婆又怀了孕,这么大的事瞒不过农村那些女人的眼睛,好家伙,有人告到乡上去,说村支书๰带头违反计划生育政策。洪有富当着乡长、书记的面说:“我也没办法,我也不知道为什么เ,什么办法都用上了,老婆那小机器就是太灵了!”说得书๰记、乡长都大笑起来。但是说归说,笑归笑,洪有富还是硬拉着老婆给引了产,谁知引下来的是个男孩。老婆哭了三天,骂得洪有富连家也不敢回。

自那之后,两口子多少有些隔阂。洪有富决心多赚钱,让老婆孩子过上好日຅子。

稀奇的是,洪有富两口子都相貌平平,可两个女儿都如出水芙蓉,模样俏丽ษ。尤其是这个小女儿,简直是万里挑一。洪有富两口子将她视如掌上明珠。

眼前这个ฐ洪家二姑娘的确招人喜爱,梳着高高的马尾辫,额๩头光洁,脸上泛着苹果一般的光泽,清湛的眼神๰里注满了关切之情,不知为ฦ何,赵天伦从心底里喜欢这个姑娘。

洪姑娘的到来让赵天伦有些意外,也๣有些不知所措。她是洪支书的女儿,那ว可是千金小姐,富人家的公主ว。

赵天伦心里想着儿子的事,急着想走,但看到洪姑娘的样子,又有些犹豫了,便说:“姑娘,有事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大学生浮沉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