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你从哪里来-1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危险的移动强烈推荐:

第一章:你从哪里来

一、陌生的世界

(1้)

人在世上走一遭,总会有一些特殊的日຅子让人难以忘怀。这些特殊的日子一开始可能不被在意,但是它一旦ຆ进入人的生命年轮,就会随着年龄和阅历的增长不断被补充进新的内容,直到你刻๑骨铭心。

八月三十一日຅对于金超来说就是这样一个ฐ日子。

这天早晨金超来到了首都北京,当时他丝毫没有意识到这一天在他生命历程中的重要意义แ。后来他无数次想起它,他发现所有成功的欢乐和遭受挫折的痛苦,都与这个ฐ表面上看起来平平常常的日຅子有关,他的一切都是从这一天开始的。

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,第一次走进大城市。

当时,形象丑陋的北京西站还只是图纸上的一种设想,关于北京西站的种种腐败传闻还没有成为ฦ老百姓的街谈巷议,位于东长安街南侧的北京站仍是全国火车进京的主要门户。

这是一个讨人喜爱的小伙子,中等身材,面貌黧黑,目光纯净,就像所有从农村来的小伙子一样。他穿着短小的白色衬衫,肩胛处还印着没有洗掉的青草印痕;一条说不上什么颜色的裤子,膝盖处形成两个ฐ很大的隆起,裤脚磨出了毛边;一双城市里已经没有什么人穿了的蓝ณ色球鞋,显然刚刚被擦拭过,橡胶部分白得耀眼。

和每年这个时候一样,北京院校在车站广场设立新生接待站,到处都是校旗和彩旗,大客车在稠密的人群中穿梭,把拘谨的新大学生们拉运到各个ฐ院校去。一些长时间等待的在校生,用高声叫卖式的招徕排解着寂寞,同时也显示已经与这个城市融为一体的优越,在新า到的大学生中间造成压力。

金超怯怯地走着,在铺盖下面转动着头颅,在无຀数旗帜和横幅中ณ寻找他考取的大学的名字。他在广场东侧发现了被风吹得有些倾斜的横幅“中国文化大学”带给他一种亲切的感觉,这是他在接到录取通知书之ใ后无数次端详过的名字。这几个字带给他和父亲、母亲、弟弟、妹妹无尽的喜悦,在那个贫穷的小山村引起艳羡、欢喜和嫉妒,把谁也不放在眼里的普通人家上升成为令人瞩目的大户,就像人们看待和议论村长金秋明家里发生的事情一样。一个月之前还因为承包土地问题刮了父亲一个耳光的金秋明矜持地抚摸着通知书上的这几个字,说:“好的哩!娃娃,你咋是好好学习喀,毕了业,到咱县上当个大官,看咋受活!”

他脸上浮现出笑容,怀着愉快的心情快步向那ว里走去。

没走几步,金超的脚步就变得迟疑ທ起来。他把行李放到地上,用胳ฑ膊擦了擦脸上和脖子上的汗水,远远地看着要去的地方。在几张桌子后面,站着五六个人,面向他这一边的似乎是两ä个ฐ大学生,一男ç一女,他们正在交谈,女生笑得很厉害,用一只手遮住了嘴๨吧,但是金超听不到她的笑声,广场上太嘈杂了。他觉得女生朝这边看了一下。当然,她是不会注意到他的。

在火车上,金超已经知道他无法和这个ฐ世界交流,没有人听得懂他的语言。

金超说一口k省北部山区的方言。这是曾经被相声大师在表演中夸张使用过的语言,但相声大师模仿的话是很好懂的,因为ฦ他要考虑听众。金超就不同了,他使用的山窝子语言,山这边和山那ว边的口音都会有很大的差别ี。当人们困惑地看着他的时候,他才知道他从小就使用的不是这个世界的通用语言。

现在,他害怕和桌子后面的人交谈。

他看看四周。四周不乏他这样从农村来的大学生,目光惶惑不安,守着自己的行李,无助地等待着什么เ。他听不到乡音。在这个庞大的世界里不太可能听到只有几百个在黄土地上劳作的人使用的语言,金超沮丧ç地想到了这一点。

显而易见,没有人能ม够帮助他。

他不得不向那里走去。他拎着沉重的行李,觉得走了很长时间,那个女大学生注意到了他,他也就直接问她。

漂亮的女大学生只感觉金超的语言像某种物体一样在口腔里很复杂地打了许多转儿,发出一些奇怪的音响,却没有听懂一个字。

“对不起,我没听懂ฦ…”姑娘微微前倾着身子,歉意地说。

金超的脖子红了,不知道再问一遍还是干脆ะ就不要问了。

站在女大学生身边的小伙子回过身来。小伙子足足有一米八的个ฐ头,穿一身浅色西装,白色衬衫最上面的两个纽扣敞开着,平添了几分潇洒自如的神态。他脸部线条生动,鼻梁高挺,两只眼睛好像有一种无所畏惧的穿透力,直接看到เ你的心底。当他往这边看过来的时候,金超的目光本能地回避躲闪了一下。

“你说什么เ?”标准的普通话,像是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。

金超把那句问话又对小伙子说了一遍。

小伙子笑了,伸出一根手指点着金超,带着几分得意地说:“k省人。”

金超点点头。

小伙子又说:“洛泉地区,崤阳县人。”

金超很惊讶,但是他没有表现出来,只是默默地点点头。

“而且,”小伙子炫耀地溜了姑娘๤一眼“而且我知道你的家乡是县城西南五十里的谷庄驿,谷庄驿北边三十里的崔家沟煤矿有一座已๐经自燃一百多年的煤山,到处都是烟火,有人说那里长出来的玉米都是熟的,掰下来就可以当烤玉米吃…”

(2๐)

姑娘๤笑了,两只漂亮的眼睛放射着异样的光亮,看着小伙子。

小伙子潇洒地伸出手,把金超由于汗湿显得有些苍白的手抓在手里,热烈地说:“我也是k省人,咱们是老乡๥。”

遇到老乡应当是件高兴的事情,但金超反应冷淡。在一个陌生的地方,让人知道这么多不想让人知道的事情,金超很不愉快。但是在当时那种情况下,他只能做出高兴的样子,说了一句什么。

小伙子翻译给姑娘说:“他说他不晓得咋走…”

姑娘被小伙子故意流露出的k省口音逗乐了,但没有乐出声音。她已经注意到金超脸上的不快。

金超白了那ว个自以为是的小伙子一眼。

小伙子热情有加,说:“来来来,先把行李放下。”也不管金超同意不同意,从桌子那ว边轻巧ู地把行李提了过去。

“请先在这里登记一下。”姑娘把一张表格推到金超面前,用动听的嗓音说“在这里等一会儿,学校有车来接。”

填写登记表的时候,金超恢复了自信。他的字写得很好,好到足以让人喝彩的程度。果然,姑娘把表格拿到เ离眼睛很近的地方仔细看过,由衷赞叹说:“呀!你的字写得这样好!”金超做出不以为然的样子,把钢笔重新别进口袋。

他想尽可能离小伙子远一些,他看到几个彼此不言语的新า生站在另一侧,他想到那ว里去。但是小伙子好像故意和他作对,用愉快的口气叫住了他。

“介绍一下。我叫陆明,她叫纪小佩,和你一样,我们也๣是新生。”

新生?金超怔住了。新生怎么会到这里来接待新生呢?他们是什么เ时候报到的?他们之ใ间怎么会那么เ熟识呢?

好像是看出了金超的疑惑,陆明说:“我在北京有一个亲戚,半个月以前就来了,在学校碰上了纪小佩,闲着没事,就和他们一道来接你们了。”

“哦。”金超应答着。本来这时候他应当介绍一下自己,为了避免再说方言,他决定什么เ都不说,站到เ一边去了。

广场上到处都是提箱扛包的人,有一种车站特有的忙乱气氛。赶火车的人满头大汗,跑得上气不接下气;票贩子在人群中穿行,扫视着目标,喃喃着“有要票的吗?有要票的吗”?耗时间等车的人坐在地面上,悠闲地吃着雪糕,隔一会儿看一下手表;一个穿黑衣服的男ç人很响亮地把一口浓痰吐在灯柱上,任由浓痰在灯柱上黏连;巡逻的军警两ä个人一排,直板板地走着,对周围的一切漠不关心,仿佛巡逻本身就是他们的职责…金超从来没有见过这么多人,感到เ很新奇。忽然,有几个壮汉没命地冲了过来,金超被重重地撞了一下,追赶着的是两ä个穿制服的警察,跑得脸上没了血色。人像操水一样让开,没有一个人敢挡一下罪犯。有人说是票຀贩子,有人说是小偷,有人说是从东北流窜到北京的黑社会,刚刚洗劫了一家饭馆,扎死了两个人。黑社ุ会成员跑过去,人群又合拢起来,广场又恢复了惯常的形态。周围高大建筑物上的窗户,像一只只眼睛凝视着人们。

就像所有从偏僻农村来到เ大城市的人一样,金超从精神上强烈感觉到某种压力,他觉得自己异常渺小,渺小得如同一只蚂蚁。

他只好又一次在心底里为ฦ自己强调一个事实:整个崤阳县二十四万人民中间只有你一个人考大学到了北京!这个事实会使他在陌生世界面前充满自信。在火车上他已经这样试过了,效果很好。果然,现在他内心又充满了自信。

陆明正在和另一个ฐ女生说着什么,长长的胳膊指着北京火车站对面的一个ฐ地方,似乎在讲述有关那座建筑物的故事。

金超凝神看了看纪小佩。

他从来没有见到过如此漂亮的姑娘,不只是漂亮,还有她那高贵典雅的气质,那ว种宁静温馨的气息…这是多么协调的一种美啊!东方人鼻翼开阔,鼻孔是圆的,她的鼻子却很小巧,鼻翼收得很紧,鼻尖突出,鼻孔深深地收在鼻翼下面,是不易看到的椭圆形;她笑着的时候露出一部分粉红色的口腔,湿润而晶亮,尤其是那只很调皮地从整齐的排列中挤出来的牙齿,像是一颗๣润泽的珍珠,稍稍支起下唇的一个部位,这就使她说话的时候总是显出一种无法描述的与众不同的神韵;如果用美女的标准衡量,她的眼睛是不大出众的:单眼皮,有些细眯,但是,她那稍稍吊起的眼梢弥补了这种不足,再加之黑黑的瞳仁中蕴含着的梦幻般的色泽,使得这双眼睛有了一种独有的魅力,不管是谁,只要和这双眼睛对视过,都将终生难忘。

金超终生难忘这个后来成为他妻子的姑娘的目光。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危险的移动